新京报快讯(记者王煜)1996年9月9日,浙江桐庐县新合乡两户农家,因为门前一把锄头归属发生争执,继而引发1死2伤的命案。案发后,时年22岁的行凶者徐刚(化名)潜逃。近日,徐刚在哈尔滨被警方控制,面对家乡的警察,徐刚说,自己“早就等着这一天”。

因锄头归属争执

一场争执,让原本对门的邻居,成为“死敌”。1996年9月9日上午11时许,桐庐县新合乡,时年55岁的新四村村民徐大伯在田里劳作。此时,对门邻居,73岁的陈兰也在门前干活。两户人家门对门,本来没有矛盾。这一天,两人却因徐大伯手中锄头,“究竟是谁的”,发生口角,继而升级为扭打。陈家的二儿子陈中平(化名)看到后,上前帮忙。

正在这时,徐大伯的儿子徐刚干完活回来,发现父亲正与人扭打在一起,担心父亲吃亏,拿起自家的柴刀,朝着离他最近的陈中平脖子上砍过去。 “啊”一声惨叫后,陈中平的脖子鲜血直喷,很快就倒在地上。

在场的人都吓坏了,徐刚自知闯祸,转身准备逃跑。这时,正在屋内干活的陈家小儿子陈小平出来,准备阻止徐刚逃跑。徐刚则挥舞着手中的柴刀,一边对着陈家母子一顿乱砍,一边往远处跑去。

陈中平被送到镇上的卫生院救治,最终因颈部血管破裂导致急性大失血死亡,陈兰和陈小平也不同程度受伤。

案发后,桐庐警方组成专案组展开侦查。由于案发地是桐庐最偏远的山区,等警方赶到,徐刚已经逃进深山。在通讯和交通都不发达的年代,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手段,专案组从徐刚的社会关系入手,进行走访调查,试图寻找蛛丝马迹,但始终一无所获。

“我们沿着山路追踪好几天,都没有线索。”专案组负责人,桐庐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蒋建国说,不知所踪的徐刚,成为桐庐刑警的一个心结。蒋建国说,虽然也曾零星出现过线索,但很快案件又陷入僵局,一直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。

潜逃22年被捕

今年3月,一条来自哈尔滨的线报,引发专案组注意。桐庐警方研判后发现,落脚于哈尔滨南岗区的一名刘姓男子,与徐刚在年龄、身高等关键特征方面,均极为符合。桐庐警方与哈尔滨警方取得联系,在后者的协助下,在哈尔滨一个居民小区内,将徐刚控制。

“在快退休的年纪,能够见到结案,内心的结算是解开了。”蒋建国说。

在哈尔滨看守所,徐刚说,见到桐庐的民警“感觉很亲切”,原本“快要忘记”的家乡话,见到桐庐警方后“脱口而出”。

徐刚说,当年砍中陈中平脖子后,看到鲜血直喷,自己“傻眼”了,“心里非常害怕,脑袋一片空白,只想着逃跑”。逃离现场后,徐刚回到家中换掉脚上的拖鞋,来不及整理衣物,就匆匆往山上逃跑。

当时,徐刚身上只有几十元钱,由于知道“中平肯定不行了”,所以一头扎进深山老林之中,沿着山上的水道一直跑,最后翻山越岭,来到了隔壁的诸暨市,在诸暨搭上火车到江苏。因为没有钱,脑子也很乱,徐刚决定“听天由命”,“火车开到哪里就逃到哪里”。

徐刚没有在江苏停留,而是逃票北上,最终在终点站哈尔滨下了车,就此落脚。

6年不敢结婚

由于文化水平低,没有一技之长,徐刚在当地干起泥瓦工、搬运工、装修工等粗活,并以此为生。为了避免被抓,徐刚改头换面,以“刘海滨”自称。平日里,很少跟别人接触,看到警察或警车,徐刚都会本能地躲开。

大约6年前,徐刚认识了女友,两人很快住在一起,也在当地买了房。但因徐刚冒用身份,无法办理合法证件,两人一直没有结婚。这些年,每当女友问起家里的情况,徐刚都说,“家里没人了”,并编造出各种理由,两人一直保持着情侣关系。

面对办案人员,徐刚说,被捕后自己“非常坦然”,并说22年间,自己“经常在梦里见到家里人和家乡的山山水水”。不过,每当准备投案自首时,徐刚都说,自己“鼓不起勇气,就这样过一天算一天”,“等着警察来抓”。

目前,徐刚已经被桐庐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