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智能硬件 > 正文

小小白娘子也能火?超级IP白蛇传的前世今生

2018-01-05 15:02来源:网络整理

《小戏骨:白蛇传》(影视海报/图)

《新白娘子传奇》曾经是80后和90后儿时共同难忘的回忆。

最近一部大热的《小戏骨:白蛇传》又把白蛇传这个超级IP拉回了人们的视线。

“知道”(nz_zhidao)告诉你《白蛇传》是如何演化成今日的大IP的。

前一段时间,某台综艺栏目的自制剧《白蛇传》,一经发布,便蹿红网络,引发热议。尤其是剧中的小演员,纷纷认为小演员的演技碾压一众活跃于荧幕的鲜肉派偶像;当然这种观点有失偏颇,一方面小演员的出彩离不开导演的调教,另一方面,小演员们的表演没有必要顾及个人风格,因此基本以一板一眼的模仿为主,但这种观点背后释放了观众们对小鲜肉演技的吐槽。

当然,本文无意对剧中的演技做过多讨论,而是要讨论一下超级大IP——“白蛇传”,从最早的《西湖三塔记》到成形的《新白娘子传奇》,它是如何在历史的长河中,被文人与艺术家们,不断的阐释与解构,由邪魅传记到千古传奇,它经历了一个怎样的变化过程。

本是妖精变妇人,西湖岸上卖娇声;汝因不识道他计,有难湖南见老僧。

——摘自冯梦龙《白娘子永镇雷峰塔》

这首诗拿来形容冯版白娘子的主旨再合适不过。

“白娘子”典故最早成型于明时文学家冯梦龙《醒世恒言》,冯梦龙是古代经典白话小说集《三言二拍》中“三言(《喻世明言》、《警世通言》、《醒世恒言》)”的作者,此人身处于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明末,受李贽、汤显祖、袁宏道等思想家影响较深,因此,不难推出他作品风格。

回归到冯梦龙版的“白娘子”,这版其实也是根据宋元话本《清平山堂话本》中的《西湖三塔记》改编而来,所谓“话本”,也就是那时候说唱艺人的基本剧本,有点类似于今天流传下来的藏族民间史诗《格萨尔王传》的说唱,它连同现存的说唱艺人,一并被好好的保存了起来。

那么,冯梦龙在写作“白娘子”时究竟有没有去实地调研过,已然不可知,但是,民间说唱艺人流传下的《西湖三塔记》,已具备西湖、清明、白蛇精这几个基本要素,只是在故事里,白蛇精只是个配角,除此外还有乌鸡精、獭精,而这三妖确实是害人精,挖人心肝,还“软禁”被美色迷惑的男主,最后被奚真人镇于化缘而来的三塔下,镇于湖内,许仙不叫许仙,叫宣赞,却也最后随缘出家。

话本冯梦龙版的白娘子与今天大家熟知的这个故事版本,确实已大相径庭,从人物到思想主旨,再到意识形态。

在这个故事里,男主角叫许宣,女主角叫白娘子,小青也出现了。

白娘子原型为三尺长白蛇,小青却不是什么青蛇,而是西湖内第三桥下潭内千年成气的青鱼,有一丈多,她俩接近许宣不为报恩,却是“春心荡漾”,原文有“因为风雨大作,来到西湖上安身,同青青一处。遇着许宣,春心荡漾,接纳不住,一时冒犯天条,却不曾害命。”

实质上,在这个故事里,许宣和白娘子之间并非存在大家现今看到的美丽爱情,是充满了赤裸裸的情欲,从相识——“许宣平生是个老实之人,见了此等如花似玉的美妇人,旁边又是个俊俏美女样的丫鬟,也不免动念”,到日后——“酒席散后,共入纱厨。白娘子放出迷人声态,颠鸾倒凤,百媚千娇,喜得许宣如遇神仙,只恨相见之晚。正好欢娱,不觉金鸡三唱.东方渐白。”

可以说,原版故事里,不乏各种情欲描写,却没有什么“百年修得同船渡”、“抢仙草救夫”这种柏拉图式的爱情。

白娘子的形象也非为“义妖”,因为她没事就现个原型,经常就“房中幡着一条吊桶来粗大白蛇,两眼一似灯盏,放出金光来”,把来偷窥的人吓一大跳,偷窥的人还挺多的,因为她形象“如花似玉”,让人常起色心。白娘子和许仙之间的爱情也确乎一路坎坷,却不是什么被奸人所害,而是白娘子没事老爱坑许宣,变法术变来一些街坊富贵家的财宝,给许宣使用穿戴,结果许宣被人举报,抓去官府,连着被流放两回——“配车城营做工,满目流放”,又有“扶一百,配三百六十里,押发镇江府牢城营做工”。

爱一个人就要坑他。白娘子的爱情观,真是令凡人消受不起。

综上所述,在原版冯梦龙的故事里,并未着墨歌颂男女主角爱情,而是注重猎奇,讲男主因为好色被妖怪所迷,几乎丧命,最后在法海的指点下醒悟,终于遁入空门,宣扬了佛教的禁欲主义。


上一篇:图文:可这真的不是韩版《白蛇传》
下一篇:《新白娘子传奇》获得VIP挚爱经典电视剧荣誉 两代白娘子同台